那時的流浪。外派工作生涯之上半場 (2003~2004)@中國

大學畢業後,在台灣工作了大概四年時間,在中藥廠工作的期間,獨自去了趟美東旅行,那時候年輕,一心想去紐約這個國際都會城市看看(那時候sex and city很紅嘛!),也剛好以前的同事在那裡念書,所以也沒多想什麼,行程安排好就自己計畫前往了。(後來想想,一個20來歲的女生獨自去紐約這樣的大城市,實在有些大膽~然後我還跟我媽說我只是上台北找同學~~)

大概就是這樣的獨自旅行經驗,開啟了我想往外走走的決心,於是那年我就轉職,不想待在台灣,所以找的工作都是「外派海外」、「派駐海外」的工作類別,什麼產業都好,只要是外派國外的工作就去試試。

其實,那個時代104人力銀行外派國外的工作其實不太多,國家也少,不外乎是大陸、東南亞,而且幾乎都是「儲備幹部」這樣的職位。

大概約二三個月的求職時間,最後,那個大學畢業前說絕不進入食品相關行業的我,居然進了一間與大學本科系100%需求符合的水產本行(大學是念水產食品科學系)相關公司,而且公司裡高層主管及老闆大多是海洋大學畢業的「資深」學長!事實上以我當時的年紀來說,他們都是教授級的輩份了!


所以,年輕人,真的不能鐵齒啊!人生很長,有無限的可能啊!說不可能,那是因為你還沒遇到啊~~~


然而就算是本行,在當時那個年代,女生是很少外派國外的,應該說很少女生想要外派,更何況是傳統的水產業。

我應徵的外派工作是得在水產冷凍加工廠裡工作的,不是那種成天坐在辦公室吹冷氣的那種office lady,而是需要在溫度保持在18~22度的生產加工車間內,進生產車間需要穿工作服帶口罩洗手消毒穿雨靴的生產品管人員(受訓初期),不然就是在實驗室裡做檢驗工作(照SOP操作)、製作文件的品保人員(工廠品質文件主要是應付政府檢查、客戶需求)。

我是當時公司外派海外冷凍加工廠的第一位女生,那年我27歲,外派地點是中國大陸。

那個年代是台灣綜藝節目最紅的就是吳宗憲主持的「我猜我猜我猜猜猜」,常常大陸同事閒聊一定會問到吳宗憲。那個年代還存在著大陸有天會收復台灣、統一中國的觀念,大陸人和台灣人第一次見面的對話肯定會有這樣的話題,「你希望統一中國嗎?」台灣人的回答大多會是:「維持現狀就好~~」

我的外派中國工作是先從深圳開始,第一個月在深圳,那個年代的深圳還只是剛開始學裝扮的城市,跟現在的高物價、高端一級城市的深圳還差得遠呢!我是在深圳市區周邊的一個名叫「布吉」的羅非魚(也就是台灣說的吳郭魚)冷凍加工廠受訓,學習生產流程及品管工作,工廠不大,一天24小時兩班制生產,工人總共有800多人,那時候的深圳是大陸北方、西部各省嚮往的打工大城市,這裡最多看到的是不到20歲就來打工的年輕人。下班後大家的去「蹦低」(去disco pub跳舞)、唱K、喝酒,北方妹子從小喝白酒,酒量超級好,三四五十歲的成人絕對不是十幾歲的小妹子的對手~

那時在深圳,親身感受到廣東人的直接,這裡大多是說白話的,也就是廣東話,唱k也愛唱香港歌,就算是外省人,生活久了、混久了,白話也多少聽懂甚至會說了。


一個月的大陸初體驗,讓我親身認識到中國式的交際應酬,吃飯喝酒唱K,年輕人不要畫地自限,世界還很大~讓我認識到廣州的應酬話術,「下次喝茶!」,就是再聯絡~


第二個月我到了福建省的福州,依照慣例,我去的是冷凍加工廠,主要生產冷凍烤鰻,出口日本,當然不會是在熱鬧的都市區域,工廠是在遠離市區幾十公里外的「馬尾」一帶,工廠面對的台灣海峽,聽說視線清楚時還可以看到馬祖(不過我沒看到過)。

這地方相當偏遠,要去熱鬧的福州市,得先在工廠外大路上搭麵包車到馬尾市區,再搭公車到福州市區,單程就得一個多小時。雖然是在福建省,台灣話與福建話相近,大多還聽得懂,只是音調不盡相同,但福州話,可是整個大不同,搭公車的途中,聽了整趟福州話,完全明白什麼叫做鴨子聽雷,福州人講話嗓子大,轟轟轟地,聽得懂就算了,但完全聽不懂,實在相當難受啊!

那個年代的福州市可是比深圳還進步的,有許多的商場,連台灣香腸都熱門~

但我喜歡鑽的是福州市區的巷弄,找尋舊建築,找尋曾經學校課本上的歷史。


第二個月的大陸工作體驗,讓我親身認識到領導的權威,共產黨制式的工作模式,跟政府打好關係,領導說什麼就做什麼。上有政策,下有對策,查什麼就給什麼,文件跟實際操作永遠兜不太起來~只要政府單位核可就好,工廠能生產、產品能出口才是關鍵。


中國工作初體驗的兩個月受訓時間後,剛好過年,回台灣轉換台灣模式後,沒多久就正式外派到海南海口,不過這個時候還沒有工廠可去,因為新工廠正在蓋著,預計半年後投產。所以在工廠弄好前,就有幾位主要主管幹部負責工廠各部門的籌備工作,我這個台幹就在品保部分,這段籌備期間剛好讓我真正在地認識大陸,特別是海口,那時候也是我開始寫部落格的年代。(蓋廠期間,主管派我去馬來西亞廠學習,也為之後轉派到馬來西亞打了個基礎。)

對大陸的生活、人文風俗、消費習慣都是在這個時候累積的,然而這個時候中國還沒富起來,但已經是年輕人可以把整個月工資拿去買台手機的時代了。

雖然都是中國人,各地的生活方式跟習慣都不盡相同,從小生長在台灣的富足生活環境,大概都是家長幫小孩準備好飯菜然後一起吃飯吧!在大陸,因為是工作的外派生活,大部分都是住在工廠,可能兩三層樓的辦公樓,一二樓是辦公室,三樓就是台幹或大陸高階主管的宿舍,年輕一輩如我,每到吃飯,得等各位長官就座,要幫忙添飯的就先準備好,用餐席間還得好好跟長官應酬哈啦,不多話、多笑,就是基本用餐禮儀了~

年輕人凡事得「耳聰目明」、「懂得人際應對」,職場上的人際關係得先搞清楚,才不會亂講話得罪人,哈哈~大陸十分注重人際關係,與其他部門三不五時吃飯交際是很平常的事情,而且通常這樣會讓跨部門的工作更好進行。(職場菜鳥得多多學習,跟對前輩很重要。其實職場人際,去到哪個國家都一樣,只是眉角不同,方式不同,得自己多多收集打聽。)

年輕如我經驗尚淺,按照所認識到的大陸工作模式,領導交辦的事情就盡力完成,新工廠各項多如毛的流程要落實,我們是專門做代工出口的,所以初期接待客戶參觀也是很好的學習經驗。

記得有次公司領導要請商檢局高官吃飯,於是就請公司幾位主要幹部一起去,我這小角色很榮幸受邀,席間開了多瓶五粮液,有兩種酒精濃度,結果因為混濃度喝,吃喝到中場,我居然當著飯桌吐了!這這這~把商檢局官員跟領導們嚇到,領導們還因為我呼吸急促,送我到醫院急診,哈哈~從此有喝酒的攤就少叫我去了~哈哈~不過從此之後,我的「故事」就一直在這工廠流傳著,即使日後不認識我的人也知道以前有這樣一個人發生了這樣一件事~~

年輕人一旦出社會就是凡事得為自己負責的個體,初期可能還得依賴家裡的幫助,但一兩年後不管如何都得學會自己面對工作、生活、人際關係的處世。

若是從小到出社會都在台灣已是一大挑戰,那隻身前往海外工作就是可能翻轉人生的轉捩點。

肯定是!

但是大家不要以為這個轉捩點絕對是好的,畢竟一種米養百樣人,同樣在同一間學校上課,大家成績也都不一樣~海外工作是提供不同工作環境、不同國家人文思維、不同商業運作模式,但這些都不是去了就獲得的,是需要自己親身去體驗、認識、融入後,才會轉換成自己的經驗。

外派海外工作的個人經驗獲得,往往取決於工作地點、產業、當地人文風俗、甚至是台灣公司在當地的管理模式,各種生活上的眉眉角角都會因此而延伸、而不同。因此,別人的經驗僅是參考,他的悲慘遭遇未必你會遇到,他的美好經驗未必你也能感同身受~自己的經驗得自己去創造~

這段外派中國的時期,所獲得的工作經驗是我未來五年工作的養分,也是我外派生涯最難忘的時光。因為年輕,所以不會有太大的失敗,因為年輕,所以什麼都去做,因為年輕,主管的指導是很直接的,因為年輕,公司給予很大的挑戰舞台。

 

後記:年輕人有機會被交辦不同性質的工作是幸運的,千萬別說三道四、逢人抱怨,那是挑戰也是機會,因為你不會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,人生還很長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